真正的PMC行业老大,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接上文:以寡敌众 —— 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图片 1

其实,当初中铁十四局为阿富汗项目寻找武装护卫时,据说国内也曾有保安公司想接这个项目,但中铁十四局最终还是决定雇佣美国人。中铁的考虑是:假如美国承包商打死当地匪徒之后,和阿富汗当局司法交涉比较容易,而中国的安全公司则有被阿富汗当局抓人的危险。可见美国的承包商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一样都是能横着走的,而这样的作为也就难免令当地人所讨厌了。

一个小时后,Hollenbaugh
只剩下最后一个弹匣和最后一具AT4温压弹发射器。他的耳朵在周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嗡嗡作响;他的喉咙和鼻腔中充满了火药烟雾、RPG促进剂和C4炸药的味道;他的靴子沾着同事的血迹在尘土飞扬的屋顶上穿行。对面的机枪再次开火。他拿起自己最后的AT4火箭筒,就在此时
Zembiec
出现在屋顶。“嘿,Don,是时候离开了。”陆战队上尉说到。“让我把这一发射出去。”三角洲队员回应道,扛起AT4。Zembiec
就跪在 Hollenbaugh
的后方,距离之近以至于进入了火箭筒的后焰区。Hollenbaugh
为了不伤及他,又往前移动了一点,然后发射。火箭弹飞入了机枪据点的窗口边缘并爆炸。“机枪被打哑火了。”
Hollenbaugh 后来说。他满足地跟着 Zembiec
走下楼梯。这时他才意识到其他人早已撤出。只有他一个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阻止了叛乱分子攻占南楼。“我从没去想自己是独自一人在战斗。”后来他在接受费耶特维尔观察报(The
Fayetteville Observer)采访时说到。“我很高兴当时有人统计了一下人数。”

图片 2

  1. 在当地或外国特别征募以便在武装冲突中作战;

  2. 事实上直接参加敌对行动;

  3. 主要以获得私利的愿望为参加敌对行动的动机,并在事实上冲突一方允诺给予远超过对该方武装部队内具有类似等级和职责的战斗员所允诺或付给的物质报偿;

  4. 既不是冲突一方的国民,又不是冲突一方所控制的领土的居民;

  5. 不是冲突一方武装部队的人员;而且

  6. 不是非冲突一方的国家所派遣作为其武装部队人员执行官方职务的人。

Hollenbaugh
在不同的位置穿梭开火,独自一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抵挡蜂拥而至的敌军……

许多介绍MPRI的资料都称该公司的资料库里拥有上万名美军退役人员的资料,但正如我在早前的波纹《出事的都是临时工——“Contractor”译名略谈》中所说到的那样,再大的PMC都是皮包公司,这上万人并不是该公司的正式员工,只是在该公司挂职而矣,而他们当中许多人同时也在另一些PMC公司里挂职。

但在国内的一些传说中说这些“承包商”专门替美国政府解决那些不见得光的事情就不完全正确了,为政府要员、车队、建筑、施工队当保安可不是什么不见得光的事,何况现在连联合国、国际刑警甚至一些国际慈善组织也会发一些保安合同给这些公司,而给在阿富汗打工的中国人提供保护就更谈不上是美国政府的不见光行动了吧。所以为了把这些武装护卫和真正的雇佣兵区分开来,笔者个人还是倾向于用“安全承包商”这样的称呼,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

【Donald R. Hollenbaugh】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MPRI的教官在向美军讲解激光模拟训练系统的使用

图片 3

==========================================================================

图片 4在MPRI培训中心参加培训的美军

在伊拉克有许多安全承包商都在他们的车头车尾写上警告牌,告诉当地人如果车开得太贴会被当成怀有敌意的人而受到枪击。但总是有不识字或不信邪的伊拉克人把车跟得太贴,结果就杯具了……

看见手雷滚到了遮阳篷下后,已经受伤的 Boivin 跳下楼梯,撞到了 Zembiec
和他的无线电操作员。而在手雷爆炸前,Hollenbaugh
刚好有足够的时间蹲在楼梯间的墙壁后面避免炸伤。他注意到这次的手雷和前两次的手雷大概都是从同一个位置扔过来的。随后他从自己防弹衣上的弹药包中拿出一枚手榴弹,一边向屋顶那边走去一边拉开了插销。“大概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我就松开了手榴弹的握片,数一、二、三,然后把手雷扔下去来炸那个家伙。”他回忆道,“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手雷扔过来了,不过你也不知道。”之后他快速在屋顶上兜了一圈,从一个射击孔到另一个孔,用M4朝他看到的目标和疑似敌军出没的位置打了很多枪。之后他回去检查
Boivin 的状况,而后者正坐在楼梯口,用手扶着头,“Larry,你还好吧?”
Hollenbaugh 喊道。“是的,Don,我没事。” Boivin
轻声回答,但他的脸色很苍白。原来之前包扎好的绷带已经松动,导致他大量失血。Hollenbaugh
用新的Kerlix绷带盖住了伤口,这次他更加小心谨慎,将绷带绑得紧紧的,以至于
Boivin 担心它可能会压伤自己的头骨。

在2000年6月,MPRI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给了L-3通信公司。L-3是财富500强之一,而且作为一家着名的国防承包商,在联邦政府和国防部里也有相当深厚的关系(这个家伙很逆天,曾一年内拿下过总和为17亿刀的多项订单)。这使得MPRI的实力更雄厚。04年,MPRI买下了是负责为驻韩美军基地提供后勤支援的Civilian
Police International公司。最近MPRI又收购了GEDD(GE Driver
Development)和Ship
Analytics,这是两家知名的模拟驾驶训练系统生产商,此举扩大MPRI在培训业务方面的市场。比如美国联邦执法培训中心就从MPRI购买了43套汽车驾驶训练模拟器。

其实在2004年的“6-10”事件后,中铁十四局已经决定像其他在高危地区工作的外国公司那样聘请武装护卫了,比如在2005年2月3日的一则新闻中提到,中铁十四局阿富汗项目部雇佣了美国USPI保安公司负责安全保卫工作。这个USPI公司类似于武侠小说里的“镖局”,而他们所雇佣的那些武装护卫人员,也就是承包了中铁十四局工地和工人安全的那些Contractor们相当于“镖师”。

相关阅读:

Chris Martin 的 《Modern American Snipers: From The Legend to The
Reaper—on the Battlefield with Special Operations
Snipers》对这次战斗有更为详细的记述,以下贴出中译版的片段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虽然此书的翻译错误令人发指(比如把手榴弹翻译成“火箭弹”,一些战斗细节也完全翻译错了),但这一段的描述的确更加详尽地展现了三角洲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官兵面对数量占绝对优势敌军的英勇战斗,不论是三角洲军医
Dan Briggs 为了救治伤员奋不顾身地冒着敌军火力穿梭,还是破门手 Boivin
在头部受伤严重失血的情况下依然英勇战斗,亦或是海军陆战队员们负伤作战、让队友先接受救治等等,都令人印象深刻。

而其中表现最为出色的无疑是三角洲特种部队的 Don
Hollenbaugh,作为火线上唯一的
Operator【三角洲的Operator专指通过了完整OTC行动人员课程的战士,一般在军刀中队服役,担任攻击手或者狙击手,负责主要的军事作战行动,之前的三名A中队狙击手也是Operator,不过他们转移到远处的狙击位置负责火力支援了;而
Briggs属于三角洲的技术支援中队,不属于Operator,当然即使是支援中队,也要接受严酷的特种作战训练,只不过更侧重专业技术】,
Hollenbaugh
体现了一名特种部队老兵所能爆发的强大战斗能力。他独自一个人穿梭在不同的射击位置开火,给敌军造成了多名防御者的错觉;利用跳弹射击无法直接瞄准的敌人;使用轻武器、手榴弹、火箭筒等手边的一切武器向敌人还击,自己一个人承担起了掩护其他人撤离的任务,有效阻滞了敌军的同时还能让自己全身而退,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他因此能获得优秀服役十字勋章,这是仅次于荣誉勋章的陆军重量级嘉奖)

图片 11右数第二位即为
Don Hollenbaugh

==========================================================================

因为本次行动而获得勋章的除了文中提到的三位三角洲队员外,还有参战的陆战队员们:唯一阵亡人员
Aaron Austin 被追授银星勋章,Perez Gomez 和Thomas Adametz
同样获得银星勋章,还有不少官兵获得了铜星勋章。

图片 12

Douglas Zembiec

Douglas Zembiec 一战成名,被称为“the Lion of
Fallujah”,最终以少校军衔退役。之后加入CIA
SAD部门,于2007年在行动中牺牲,并被追授银星勋章。

图片 13

Lawrence Boivin

Lawrence Boivin
服役24年后从三角洲部队退役。于2012年不幸死于车祸,就在被撞的一刹那之前,他将身边的妻子推到了安全地带。

图片 14

Donald Hollenbaugh

Donald Hollenbaugh 服役20年后,于2005年退役。

图片 15

Daniel Briggs

Daniel Briggs
在后来的行动中左臂被炸伤,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值得一提的是退役后的 Briggs
最近受曾经的战友 Tyler Grey 之邀,参与了美剧《Seal
Team》的拍摄。他的INS账号:

图片 16

Grey和《Seal Team》导演之一 Melanie Mayron

图片 17

图片 18

《ST》演员A.J. Buckley,Briggs和另一名退役三角洲Dave Nielsen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Seal Team》S01E03

图片 24

《Seal Team》S01E12

图片 25图片 26

图片 27

【Lawrence Theodore Boivin】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Silver Star

MPRI虽然很大,又不像黑水那样有那么多负面新闻,不过也并非是理想的终身职业依托。这家公司也有一些不好的传言,比如有在MPRI干过的人就说MPRI的管理层很不专业,不关心员工们的职业生涯,升职加薪不容易,签约时答应的推荐人奖金、年终奖金和假期经常不兑现,401-K、伤残保险这些保险不是扣了就是停了。大概是那些管理士兵出身的高级军官们对于怎样长久经营一家商业机构缺乏远见吧?所以,想加入这家大型PMC之前最好还是三思而后行吧。

又是我们熟悉的美国驻伊拉克殖民地总督大人保罗·布雷默和他身后形影不离的承包商/雇佣兵/临时工们

图片 28

美国军事顾问训练出来的乔治亚州士兵,全副美式装备最后都被罗刹国给刷走了

另外,国内的新闻媒体对于Contractor其实还有另外两种中文称呼——“保安”或“卫兵”。在报道为中国驻外企业在阿富汗提供安全服务的承包商们经常会看到这两个词,但这样的称呼很容易与阿富汗政府军派出的卫兵搞混。比如有关中铁十四局在阿富汗的保安措施报道中有如下的描述:“……现北部项目有美国USPI保安公司40名卫兵,东部项目现场警卫169名……”这条新闻里的东部项目现场警卫是由阿富汗临时政府军派出的,而北部项目的卫兵则是USPI公司的Contractor们。也许国内媒体是按如下原则来称呼的——当这些Contractor为中国人以外的客户服务时,就是雇佣兵;当他们为中国人服务时,就是保安和卫兵吧。

一名陆战队员,19岁的一等兵 Aaron Austin
在战斗中阵亡。鉴于三角洲特战队员的英勇表现,Hollenbaugh 和 Briggs
都获得了杰出服役十字勋章,Boivin 获得了银星勋章。

前面说到,MPRI处于行内的领军地方,因此MPRI的合同当然不只是局限于在美国国内。同时,MPRI也为许多外国军队提供训练,如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伊拉克、科威特和南非。据说MPRI的军事顾问为120名非洲国家领导人和超过5500名非洲部队提供过安全培训。在1990年代初期,MPRI还从美国国务院获得了一项为期5年的合同,内容涉及运送捐赠的医疗用品和食物到独立出来后和北约亲近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 2004年6月10日,恐怖分子对阿富汗北部省份昆都士中铁十四局援建工地发动袭击,造成11人死亡4人受伤;

  • 2004年9月4日,驻守中铁十四局碎石机的卫兵发现两名可疑分子向碎石机方向移动,卫兵发出警告,两名可疑分子开枪射击,双方交火7分钟,可疑分子逃往附近村庄;

  • 2006年4月1日,一伙武装分子趁夜色潜入中铁十四局在贾拉巴德公路修复项目的工地,被卫兵发现,双方交火,武装分子被击退;

  • 2006年12月2日,中铁十四局在阿富汗北部巴德吉斯省的工地夜遭不明身份武装分子袭击,在保安人员的及时还击下坚守到阿富汗警察救援,中方人员无一伤亡。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MPRI成立于1987年,由8名退役高级军官合资在特拉华州成立,公司总部设在弗吉尼亚州的亚历山大市,靠近五角大楼所在地,这是为了方便公司职员与五角大楼进行直接联系。MPRI现任总裁是退役陆军上将Carl
E.
Vuono,他在“正义事业行动”和海湾战争时担任美国陆军参谋长。副总裁为Ronald
H. Griffith将军,他则当过陆军副参谋长。Crosbie E.
Saint将军则曾当过驻欧美国陆军的司令,而Harry E.
Soyster将军曾经是美国国防情报部的头儿。其他董事会成员也是来头不少,都当过什么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南方作战司令部司令、美国中央情报局顾问、总统军事幕僚等等。难怪有人戏言MPRI的将军密度比五角大楼还高,所以在业内MPRI一向有迷你五角大楼之称。由于PMC这一行要拉到业务,关系网是很重要的。MPRI正是由于其公司高层与五角大楼的关系渊源,所以才能拿到许多与美军相关的军事承包项目。

那么对于在战乱地区提供安全业务的Contractor们,正确的称呼应该是“承包商”还是“雇佣兵”呢?如本文开头所说,在国内现在两种用法都有,完全是个人喜好(国外也一样,例如《黑水秘闻》的作者就在他的书中把黑水公司的承包商们称为Mercenar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