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的都是临时工,美国空军和海军的荣誉勋章之争

斯巴达比赛,是全球顶级障碍赛跑,始于2005年,由七名疯狂的超级运动员和一名皇家海军创办。每年在全球25个国家举办180多场比赛。超酷,超炫,超好玩的赛事设计,已经吸引

话说在2004年3月31日,四名黑水公司的雇员在费劳杰被伏击身亡,随后更被鞭尸,这一幕让人联想起《黑鹰坠落》的电视新闻播放后,“承包商”这个词便进入国内军事

海豹突击队被传在撤退途中丢下队友?海军是否曾阻止那位被丢下的队友获得荣誉勋章?作者:Sean
D.
Naylor译者:王牌自行车驾驶员来源:

斯巴达比赛,是全球顶级障碍赛跑,始于2005年,由七名疯狂的超级运动员和一名皇家海军创办。

图片 1

海豹突击队被传在撤退途中丢下队友?海军是否曾阻止那位被丢下的队友获得荣誉勋章?

每年在全球25个国家举办180多场比赛。超酷,超炫,超好玩的赛事设计,已经吸引了超过800万人次的参与。

话说在2004年3月31日,四名黑水公司的雇员在费劳杰被伏击身亡,随后更被鞭尸,这一幕让人联想起《黑鹰坠落》的电视新闻播放后,“承包商”这个词便进入国内军事迷的视野,有人说所谓的“承包商”其实就是雇佣军,但雇佣军的英文是“Mercenary”,为什么会叫做“承包商”呢?

译者:王牌自行车驾驶员

Spartan Race斯巴达勇士赛一共有三个级别,分别是:Spartan Race
Sprint斯巴达勇士竞速赛、Spartan Race Super斯巴达勇士超级赛和Spartan Race
Beast斯巴达勇士野兽赛。

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军事承包商”的概念吧。

图片 2

今年率先进入中国的是竞速赛,是斯巴达勇士赛距离最短的项目。距离在6公里以上,沿途设置超过20项障碍。你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完成比赛。每当未能成功通过障碍时需要接受惩罚,你要做30个俯卧蹲起跳,然后才能继续比赛。

其实,只要是替军队承担某些工作或供应物资的私营企业都是军事承包商,例如给军队修建食堂、厕所的建筑公司、供应食物的食品公司、运输军用物资的运输公司,当然少不了为军方供应武器弹药的军工企业。但军事承包商们不光会在后方承包军方的业务,在战争时期也会跟着军队跑到打仗的地方做业务。要理解这些在战场上替军队做后勤保障的平民并不难,陈毅曾说过:“淮海战役是山东老乡用独轮车推出来的”;而查阅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战例选编时也会发现经常出现“支前民工”的字眼;再看看现在N多穿越小说里的“辅兵”、“夫子”等等。现在在伊拉克、阿富汗地区活动的美军军事承包商其实就是替美军服务的支前民工、辅兵、夫子。但目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国军事承包商非常多,这是由于美国在20世纪后期大裁军时,为了保留足够数量的战斗单位,而把军队后勤大规模地民营化的结果。所以现在美军的战区后勤保障几乎都是由民营企业来承包。

2018年5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为退役的海豹六队队员布里特·斯拉宾斯基颁发了军人的最高荣誉——荣誉勋章,以表彰其在2002年3月的蟒蛇行动中之英勇表现,但是更早些时候,获奖呼声很高的却是一位名叫约翰查普曼的空军特战队员。有意思的是这两人在蟒蛇行动期间属于同一个侦察小组,且两人申请荣誉勋章的事迹也都是基于蟒蛇行动中塔克盖尔山顶上的一场战斗,更戏剧性的是,查普曼正是那个传说中被斯拉宾斯基抛下的队友,独自一人身负重伤在敌方火力下坚持战斗了一个多小时。这枚荣誉勋章的审核过程背后究竟有什么故事,2002年塔克盖尔山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可以从肖恩内勒发表在《新闻周刊》上的报道中窥探一二,该文发表于此次荣誉勋章正式颁发前夕,由于文章偏向性较强,本站仅负责翻译报道内容,不代表支持作者观点。

还不清楚?看个视频了解一下↓

比如下面这两张拍摄自伊拉克的照片,这些身穿防弹衣、胸前有“国防部承包商”字样的人,就是军事承包商,他们是物流公司的司机,负责给驻伊美军运送物资的项目,都是没有武装的平民。而为这些车队提供武装护卫的未必都是军队,有时是运输公司雇佣的保安公司或军事公司的武装护卫,他们也称为承包商,承包的是保安业务。在费劳杰被鞭尸的4名黑水公司承包商当时的工作就是护送一家食品公司的货车去美军营地安装厨房设备。


障碍介绍

图片 3图片 4给驻伊美军运送物资的物流公司的司机,他们也是军事承包商,是美军版的“支前民工”

随着黎明前的暮色逐渐从阿富汗山顶褪去,空军特战队员杰蜷缩着潜伏在雪中,听到自己无线电里传来一个痛苦的声音,随后又慢慢消失。片刻后,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一阵极度痛苦的低语打破了寂静“这里是灰鲭鲨30C….这里是灰鲭鲨30C”,同样的一句话不停的重复,越来越轻,直到杰再也听不到这个声音。

BARBED WIRE CRAWL ——俄尔普斯之禁

图片 5图片 6在伊拉克为物流公司的车队提供武装护送服务的临时工们

杰是深入敌后的精锐侦察组的一员,他迅速辨识出了这个声音和呼号——这些都属于他在另一个侦察组中的同行:空军技术士官约翰查普曼。在隐蔽处里,杰不断的通过自己的大功率卫星电台进行呼叫,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无线电中的声音持续了大约40分钟,就像哀伤的咒语,“这里是灰鲭鲨30C….这里是灰鲭鲨30C”,然后一切归于寂静。直到第二天晚上,杰才得知查普曼已经阵亡,而杰自己是最后一个听见他说话的人。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Crawl under the barbed wire. .

在参与伊拉克重建活动或军事后勤服务的私营公司雇员,无论是建筑工人、汽车司机还是武装护卫,都是以合同形式接受工作任务的公司或个人,所以工作虽不同,但其身份都是“承包人”或“承包商”,英语里称之为“Contractor”。不过为了区别身份,在关于伊拉克重建的英文新闻中,那些没有武装的普通人通常以“Worker”称呼,而有武装的保安人员则一般被称为“Contractor”。

被编入灰鲭鲨30小组的24STS查普曼

随身携带物品/水壶必须携带通过,不得丢弃。

为什么会把“Contractor”译为“承包商”呢?

今天,在查普曼悲剧般死去的16年后,两枚荣誉勋章正等待白宫的最后批准后颁发,但是关于当年积雪覆盖的山顶上的战斗经过,却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也为两枚荣誉勋章的推荐蒙上了一层阴影。争论的一方是海豹突击队的一些队员,另一方则是空军特种部队成员以及一些陆军游骑兵。此外这还牵扯到一些高级别的军方官员,其中一些军官与塔克盖尔山顶的那场战斗有着个人联系。

Packs / bottles must go through the barbed wire obstacle.

我们先查询一下关于contractor的解释,得到的翻译一般有:

争论主要围绕蟒蛇行动展开,这是美军于2002年3月发起的,旨在包围并歼灭大股基地组织兵力的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战斗发生在阿富汗东部,美军在行动中共损失了8人,其中7个倒在了塔克盖尔山顶。查普曼就是其中之一。根据无人机图像及其他一些证据,空军认为海豹六队的一个侦察小组在遭遇猛烈敌军火力后的撤离过程中,误判查普曼当场阵亡而将其留在战场上。被抛下的查普曼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仍独自坚持战斗了一个小时,直到他为一架进近中的直升机提供火力掩护时才被基地组织武装分子射杀。

如果跳过此障碍或未携带随身物品一起通过障碍,则取消成绩。

承包人;承包商;承包公司

图片 10

Disqualification if they skip the obstacle, or do not carry their
personal belongings through the obstacle.

所以,Contractor其实就是指合同工,不是指永久雇员,而是根据定期合同工作的人。把“Contractor”译为“承包商”就是字面翻译的结果。但为什么那些在伊拉克的武装护卫会称为“Contractor”,而不是“保镖”呢?因为这些私营保安提供者实际上就是以“承包安全保护项目的商人”这样的角色出现。

塔克盖尔,图中坠毁在山顶的支奴干是后来运送游骑兵的剃刀01号机

除非障碍受到损坏无法从下方通过,才能从上方跨过。

看到这里,估计又有读者要提问了,比如说前面提到的黑水公司的雇员,又说是雇员,又说是个人承包,那他们究竟是以个人身份还是以公司身份去接客的?

海豹突击队则反驳了“侦察小组撤离时查普曼仍活着”的这一说法。“海豹们并不想被告知,查普曼活活被他们抛弃在山上”一位匿名的前国防部高级官员说到。像绝大多数信息来源一样,他由于提及了高度保密单位的敏感内容,要求隐去自己的身份。

Going over wire or cord that was designed to go under, unless obstacle
has been damaged in a way to makeit impractical to navigate otherwise.

其实,就算再大的PMC/PSC企业都是个皮包公司,除了销售、财务和人事及高层管理人员是正式员工外,到外面干活的承包商们多数都不是固定员工。比如像许多介绍MPRI的资料里都称该公司的资料库里拥有上万名美军退役人员的资料,但其实这上万人并不是该公司的正式员工,只是挂在该公司的花名册上而矣。

从未公开过的目击者证词以及《新闻周刊》记者亲眼所见的视频录像都更符合空军方面对塔克盖尔山顶战斗经过的描述。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最终在2017年秋天同意向白宫提出追授查普曼荣誉勋章的建议。只要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签字同意,查普曼就将获得史上第一枚基于技术手段佐证甚于目击者证词佐证的国会荣誉勋章。

这里无法用波比跳替代通过此障碍。

当某家PMC/PSC公司(比如MPRI、黑水/Xe、德阳、装甲集团什么都好)从其他客户那里(军事承包商、工程承包商、采矿采油企业、某国政府甚至是联合国或一些无国界组织)得到一些合同,就会在花名册里找这些挂职的“非正式员工”去赴汤蹈火,这些“非正式员工”与PMC/PSC企业签订承包该项目的合同后,就以该公司临时雇员的身份去工作,此时,他们就成了“Contractor”了。

然而让熟悉这场战斗的一些人员感到震惊和愤怒的是,马蒂斯同时也提出了给斯拉宾斯基颁发荣誉勋章的申请,斯拉宾斯基正是在塔克盖尔之战中丢下查普曼的海豹六队侦察小组的组长。一些特战队员甚至认为斯拉宾斯基不仅要为查普曼之死负责,对其他6名战死在塔克盖尔山顶的特战队员也同样负有责任。另一些人则觉得,斯拉宾斯基因为在一场抛下队友的战斗中的英勇表现而推荐他获得荣誉勋章是荒谬的,即使这个抛下战友的举动并非主观故意。当《新闻周刊》的记者把斯拉宾斯基被推荐荣誉勋章的消息告诉一位参加过蟒蛇行动的陆军特战队员时,他的反应是“你告诉我这些简直就像踢爆了我的蛋蛋”。麦克,一个前空军目标分析人员,在那场战斗中一直实时盯着无人机传回的图像,去年应空军的要求又重新回看过两遍,在得知此消息后也是非常震惊“我彻底懵比了,海军居然能把这家伙给推荐上去”。

There is no option to do burpees instead of this obstacle.

现在,你们能理解为什么这些武装平民为什么要叫做“承包商”了吧。

一些观察员对海军推荐斯拉宾斯基申请荣誉勋章一事也非常愤怒,他们认为这是阻止空军替查普曼申请荣誉勋章的多项举措的一部分,这样的举措是破天荒的,军事奖项专家道格斯特纳说他实在无法想象会有一个军种会去阻挠另一个军种获得荣誉勋章。

SPEAR THROW——胜利之矛

但其实“承包商”还不是对“Contractor”最准确的翻译,我们知道,好的翻译要讲究三字真经“信、达、雅”,“承包商”仅仅是一个字面上的翻译,如果用“合同工”可能更容易让人理解他们的身份。但我认为“合同工”还不是最贴切的。要达到中文语境中最完美的表达效果的话,对“Contractor”最最贴切的意译其实应该是“临时工”啊。

查普曼的支持者称整个过程显示出海军为了保全自己的声誉花了极大的力气。一名参加过塔克盖尔之战的海豹对上述说法提出了严重的抗议“那都是胡说八道,空军没做深入调查就把这件事公之于众,如果调查足够深入细致,至少应该采访我和其他参战的海豹突击队员。是空军先搞的事情,这引发了一系列矛盾。”

图片 11

我们先来看看“临时工”的三个关键定义:干活最累,工资最少,黑锅你背。

即使知道这次的荣誉勋章充满争议,还是有一些熟悉那次战斗的人站在斯拉宾斯基一边,一位服役期间与斯拉宾斯基有密切接触的海豹六队高级军官说“斯拉宾斯基是个言辞内向的人,但他在行动中异常英勇,我认为他是一个伟大的领导者”。

一次投掷长矛的机会,必须插入人偶上。

你看,PMC/PSC公司里那些高层平时舒舒服服地呆在有中央空调的场所里工作,不用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就有高薪养着。而当“Contractor”的人呢,平时是没工资的,有工作才签合同,没活儿干就没钱发,干的活却是要跑到枪林弹雨中去做。

一位熟悉这次荣誉勋章推荐之争的国防部官员也力挺斯拉宾斯基,称其获得这个荣誉当之无愧,但是他也遗憾的表示,两个荣誉勋章申请的“撞车”,使得两位战士的英勇行为在某些时候也只能让位于特战领域内的“军种之争”,“这是官僚主义的故事,那不是荣誉”。

One attempt to throw the spear and have it stick into the spearman .

再看看在费劳杰被鞭尸的四位吧,原本在合同里规定公司会提供装甲车,每辆车上至少配三个人,但结果公司说这是个简单任务,不危险,四个临时工分坐两辆普通汽车就够啦。结果他们居然迷了路跑进反美武装的控制区,这下好了,遭到包围时车上既没有装甲提供保护,又没有机枪提供压制火力,每辆车上除了一个开车的就只剩下一个人可以用手中的卡宾枪进行还击,结果在AK、PK和RPG的围攻下全军覆没。前海豹又咋的,当了临时工就别指望有周全的劳保。

一、山顶上的交火

The spear can not be touching the ground.

而且别以为只有中国才流行让临时工背黑锅,老外也一样。你看黑水的“Contractor”打死了伊拉克的老百姓,于是公司开除、上法庭;德阳的“Contractor”打死了伊拉克的老百姓,公司开除、上法庭;三叶丛林的“Contractor”打死了伊拉克的老百姓,还是公司开除、上法庭。总之,企业不用负责,都是临时工的素质低才会出事的嘛。

故事开始于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后不到6个月,当时美国发动了一场针对基地组织的大规模军事打击,代号蟒蛇行动。从一开始,行动就出了偏差。美国人原本以为圣战分子会聚集在沙溢库特山谷底部的村庄里,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相反,当美军步兵在3月2日乘坐直升机在山谷中降落时,他们才意识到敌人已经在高地上构筑了掩体,居高临下占据优势。两天来,武装分子使用自动武器和迫击炮把美军死死压制住在了原地,并迫使美国的阿富汗盟友在抵达沙溢库特山谷前就掉头跑路。

长矛未插入人偶或触碰到地面。

综上所述,无论怎么看PMC/PSC里的“Contractor”都符合“干活最累,工资最少,黑锅你背”,所以说,这“Contractor”不是“临时工”是啥?

图片 12

Spear does not stick into the spearman or it is touching the ground.

图片 13在费劳杰被鞭尸的黑水临时工

2002年3月4日,被压制在沙溢库特山谷底部的101师狙击手正在寻找射击目标

Rope Climb——金苹果的守护

图片 14黑水公司的临时工们在保护美驻伊第一任总督保罗·布雷默

然而,蟒蛇行动中还是有一个较为成功的部分。在战斗开始前的几天,两支来自陆军三角洲部队的侦察小组和一支来自海豹六队的侦察小组从位于沙溢库特北部8英里处的加德兹的基地出发,隐蔽潜入敌人后方。他们从位于山谷高处的有利位置,呼叫引导了毁灭性的空袭,并提供了有关基地组织武装分子位置的关键情报。他们的成功引起了海豹六队在加德兹北部约90英里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的前进指挥部的注意。海豹六队和相关侦察工作都是由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简称JSOC)各单位组成的一支特遣部队负责,JSOC负责执行军方最敏感的任务。当时六队在阿富汗的行动经验还很少,但是很想投入战斗。3月3日,也就是美军主力部队发动进攻的第二天,特遣队指挥官下令将更多的海豹队员送往山谷。其中一支就是由斯拉宾斯基领导的小组,无线电呼号是灰鲭鲨
30。

图片 15

图片 16美国民众在黑水公司的总部门外抗议他们的临时工射杀伊拉克平民,这类事件的处理结果一般都是开枪者被解雇,上法庭的也是他们

图片 17

Climb the rope and ring the bell with your hand.

图片 18三叶丛林在伊拉克的临时工,原本伊拉克的保安市场上是黑水、三叶丛林和德阳三分天下,在黑水/Xe被伊拉克政府赶走后,三叶丛林占据了当地最多份额的保安合同

蟒蛇行动前,深入敌后的数个侦察小组发挥了巨大作用,这在EA公司推出的MOH2010中也有表现

Elite racers get one try.

图片 19临时工也不全是当保镖的,比如这照片里的德阳公司的临时工是培训伊拉克警察的

斯拉宾斯基的任务是在沙溢库特东南角10469英尺高的塔克盖尔山顶建立一个观察哨。原计划是将灰鲭鲨30的八名特战队员通过直升机投送到山脚附近,随后在黑暗的掩护下徒步登上山顶。这将让装备有夜视仪的海豹队员们,有机会提前发现敌方战斗人员,射杀对方、呼叫空袭或在发现形势不利时悄悄撤离。但一系列无法预见的原因导致出发时间一推再推,时间上的延误意味着这支队伍若是在原定地点降落,则无法赶在黎明前登上山顶。

攀爬时不允许使用其他设备。

图片 20MPRI的临时工在给不知道哪疙瘩国家的军官们上课

与此同时,指挥链开始出现问题。灰鲭鲨30并没有与在加德兹的侦察行动中心取得联系,而是直接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的总部之间建立了通讯。斯拉宾斯基告诉巴格拉姆,他想把这次任务推迟24小时。但是,由于一些从未公开说明的原因,他的上级迫使他在天亮前抵达山顶。斯拉宾斯基觉得自己别无选择,他只得要求陆军160特航团的机组直接把飞机飞到顶峰。这打破了一项基本的侦察任务的原则——绝不能让直升机直接送到预定的观察哨,因为这会把你的位置暴露给敌人。但是一架空军的炮艇机在那天晚上的早些时候飞越了冰雪覆盖的山峰,并表示山顶没有敌军活动。

No mechanical devices are allowed to aid with climbing the rope.

图片 21这两个装甲集团的临时工正在为一次武装护送作出发前的准备

图片 22

Men vs Women Difference?男女规则不同?

图片 23USPI在阿富汗的临时工,中铁十四局在阿富汗北部项目的一个工地曾包给了40个USPI的临时工,不过我还没有找到他们的照片

图片 24

部分赛事女性可以借助绳结,男性不允许。

遭到敌军攻击后迫降的剃刀03

Some races have knots for women, no knots for men.

直升机机组人员同意了斯拉宾斯基的要求。当运送灰鲭鲨30小组的支奴干直升机到达山顶时,武装分子在那里向飞机开火,严重损坏了飞机。飞行员挣扎着要将飞机重新拉起并从危险中脱离的时候,灰鲭鲨
3的一员——尼尔·罗伯茨从飞机的后舱门跌落到深深的雪地里。由于飞机受损严重,无法返回到山顶,飞行员只得迫降在山谷的北端。另一架直升机前往并搭载了剃刀
03的机组人员和其他七名特战队员,随后将他们送到了加德兹。

无法摇响铃铛。使用其他设备。

图片 25

Not able to ring the bell. Using a mechanical aid.

出发前往塔克盖尔之前的罗伯茨

Kicking the bell

意识到这些武装分子一旦抓住罗伯茨就不太可能会让他活命,灰鲭鲨30的6名成员很快就登上了另一架特航团的直升机朝山顶飞去。然而他们当时并不知道,赶过去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对“捕食者”无人机拍摄视频的分析显示,3月4日凌晨4点30分,“基地”组织武装分子杀害了罗伯茨。他们只知道自己的任务非常危险。“当我决定回去拯救尼尔时,我当时就觉得这将是我在地球上做的最后一件事,”斯拉宾斯基在2017年3月2日在纽约对海豹基金会的观众说。“我对此深信不疑。”

Monkey bars——人猿泰山

直升机在凌晨5点前降落在山顶上。斯拉宾斯基先跳了下去,但失去平衡摔倒了。接下来是查普曼,队内唯一的非海豹队员。他属于空军第24特种战术中队。该部队被其成员称为“24”,是空军内部相当于三角洲部队或海豹六队的单位,专门接受JSOC指挥。作为灰鲭鲨
30的战斗控制员,查普曼的主要任务是呼叫空中打击。

图片 26

图片 27

只能使用手或者手臂通过。脚不能触碰地面或者杆子。

近几年的24STS队员形象,装备与三角洲部队非常接近

Swing from bar to bar using ONLY your arms/hands. Feet cannot touch the
ground or the rungs.

当灰鲭鲨30小组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特战队员们再次面临着猛烈的敌军炮火。在飞机离开的同时,这些人分成了三组。查普曼和斯拉宾斯基向山上走去,穿过齐膝深的雪朝一个掩体前进,掩体内有敌军向他们开火。他们杀死了掩体中的这两个人,但随后有机枪从附近的第二个掩体中开始朝他们扫射。突然间,查普曼就倒下了。斯拉宾斯基朝他瞥了一眼,看到空军特战队员步枪上镭射指示器的激光随着他的呼吸不断上升和下降,所以知道他还活着。过了一会儿,敌人的火力从多个方向射来,另一名海豹队员受伤。海豹队员们被压制了,他们没法找到罗伯茨。斯拉宾斯基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把他的人从交叉火力中撤出去。他回头看了看查普曼,激光不再移动了,因此他断定,查普曼已经死了。斯拉宾斯基命令他的部下撤退,于是海豹们从山顶的一侧向下撤去,敌军机枪一路追着他们扫射。

参赛者不允许爬到障碍上方。精英组不允许帮助其他人。

海豹们在一个凸出的岩石下找到了临时掩体。在那里,他们把自己所在位置报告给了空军的炮艇机。然后,五名幸存者,包括两名重伤员,在六小时内移动了大约5000英尺,直到一架直升机最终解救了他们。

Racers are not allowed on top of the obstacle. Elite racers are not
allowed to help one another.

但是,当海豹突击队员向山下撤离,与敌人脱离接触时,JSOC的快速反应部队——陆军游骑兵排从巴格拉姆出发,搭乘两架支奴干直升机前往塔克盖尔。当一架直升机等待进一步指示时,卫星电台的故障和不同指挥部之间的混乱使得另一架飞机直接飞向了顶峰,完全不知道此前已经有两架直升机试图降落在那里的时候都被攻击了。这一次,武装分子击落了正在降落中的无线电呼号为“剃刀
01”的支奴干飞机。在接下来的一天的战斗中,共有三名游骑兵队员、一名特航团飞行员和一名空军伞降救援队成员阵亡。

从第一根杆子出发时,脚可站立在地面,触碰到最后一根杆子即为完成。

二、有地方出了问题

Start standing on the starting bar and finish by touching the final bar.

在塔克盖尔那场战斗之后,陆军和空军特种部队将他们的损失归咎于海豹突击队的糟糕决策。一名前三角洲部队特战队员说,第24特别战术中队的一些成员非常沮丧,以至于他们试图避免与海豹六队共同执行任务。

Feet touching the ground.

很快就有传言流出,即在海豹突击队认为查普曼已经阵亡之时,他可能还没死。一名熟悉那场战斗及其后续情况的前空军战斗控制员表示:从海军谈论这件事的方式可以看出,第二天的任务中肯定出了问题。”他补充说,几周内,查普曼所在的24特别战术中队的队友们便得出结论:海豹突击队撤退后,他还活着,并且独自战斗。

Feet touching bars above head.

这一可能性是由陆军中校安迪·米拉尼正式提出的,他是一名特种作战航空军官,JSOC任命他来调查这场战斗。米拉尼的调查仍属机密,但他在2003年参加陆军战争学院时曾在一份非机密文件中复述了他的发现。在那篇文章中,他指出,捕食者无人机的镜头捕捉到了从海豹突击队撤退开始,一直到“剃刀01”被击落之间的那段时间里,在塔克盖尔峰上有一场战斗。米拉尼的调查显示,罗伯茨在“灰鲭鲨
30”小组返回山顶时已经死亡,但有人仍在塔克盖尔山顶上战斗,而按照海豹的说法,当时那里应该是没有活着的美国人在场的。据米拉尼说,录像显示,一名男子在一个掩体里,与另外至少两名战斗人员进行近距离战斗。中校给出了两种可能的解释:要么是基地组织的武装分子错把同伙当成了美国人,要么那个人就是查普曼,在海豹突击队将他抛在身后后为自己的生命而战。

Multi-Rig——空中栈道

对于上述两种可能性,米拉尼并没有得出具体结论。2003年1月,空军追授查普曼一枚空军十字勋章,以表彰他从战斗开始一直到斯拉宾斯基确认他阵亡这一段时间内的英勇表现。(就像海军十字勋章和陆军杰出服役十字勋章一样,空军十字勋章是仅次于荣誉勋章的荣誉。)在申请这枚勋章时,美国空军严重依赖灰鲭鲨30小组其中三名成员的证词,他们都描述了查普曼的英雄壮举。尤其是斯拉宾斯基,认为查普曼救了他们所有人的命。《新闻周刊》获得的斯拉宾斯基在当时声明中的说法:“我相信,如果不是约翰首先消灭了掩体内的敌人,那么在我们找到掩护之前,肯定都会被射杀。””约翰是为了保护我们所有人而死,当时三个方向上敌军都有有效火力袭来….约翰应该获得我们能为他争取到的最高荣誉。

图片 28

与空军类似,海军同样授予了Slabinski一枚海军十字勋章,以表彰他在剃刀03紧急迫降到他的小组最终得救这一过程中的表现。“在整个持续的战斗中,高级军士长Slabinski在坚定不移地领导着无畏的救援行动,挽救了他受伤队友的生命,并为最终战胜敌人和夺取塔克盖尔创造了条件”引文写道。

使用悬挂的物件通过此障碍。

随着阵亡人员的埋葬,和十字勋章的授予,塔克盖尔慢慢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淡出了新闻头条。但在紧密团结的美国空军特种部队的圈子里,仍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希望白宫能认识到查普曼英雄主义行为的全部内容。在他死后13年,他们得到了机会。

Cross the structure from start to finish using the hanging items (rings,
bars, ropes, etc).

三、地狱般的战斗

第一根杆子出发时,脚可站立在地面,触碰到最后一根杆子或铃铛则算完成。

自越南战争以来,还没有空军人员获得过荣誉勋章。2015年5月,美国空军部长黛博拉·李·詹姆斯读了一篇文章,提到了一个空军特战人员要有怎样的表现才能得到荣誉勋章。这个话题引起了詹姆斯的兴趣,她负责向国防部长推荐荣誉勋章,而后者又需要决定是否批准这些提议,并将其提交白宫批准。由于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几乎所有的7枚空军十字勋章和大约一半银星勋章都被授予了特战人员,詹姆斯命令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调查是否有荣誉应该得到升级。令詹姆斯的指示更加复杂的是:五角大楼的规定规定,如果一个较低的荣誉想升级成为荣誉勋章,就必须提交新的材料和信息。

Start standing on the starting bar and finish by touching the final bar
or bell. (We allow Kicking bell on every obstacle except rope climb.)

据詹姆斯说,在至少6个月后,她的团队报告说,他们已经确定了查普曼的空军十字勋章有潜在的升级可能。新的信息主要是一份详尽的分析报告,报告对捕食者无人机在塔克盖尔上空拍摄的视频进行了仔细研究。由于在山顶上方一英里多的地方盘旋,这架无人机的红外线视频中,一个人看起来就像黑色的小水泡。通过对比捕食者拍到的视频和另一架盘旋的空军炮艇机拍摄的视频,分析人员能够分辨出代表查普曼的黑点,并追踪他的行动。

Stay in one lane!

图片 29

掉落或无法通过此障碍。

当时的无人机视频截图,人看上去只是一个个小黑点

Failure to cross the structure without falling to the ground.

随后,美国空军制作了一段画中画的视频演示,在视频中,一场还原当时战斗场面的场景再现动画占据了大部分屏幕,无人机的视频出现在画中画的小框内。这段视频从未公开过,美国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拒绝就此事置评。但《新闻周刊》的一位记者被允许观看视频并做笔记。在一名空军军官的叙述中,视频显示slab从奇努克的尾舱门板上跳下,失去平衡,掉进了雪里。接下去跳出直升机的是查普曼,他向距离约100英尺的第一个掩体开火并朝掩体冲去。斯拉宾斯基紧随其后,一度几乎赶上了他。然后查普曼在斯拉宾斯基赶上他之前抵达了掩体,朝掩体内持续开火数秒,这时距离他离开直升机大约过去了90秒。

使用除了悬挂物件其他物件通过障碍。

图片 30

Using anything on the structure other than the hanging item(Rings,
Pipes, Balls, Ropes, etc) .

冲在前面的查普曼和后面跟着的斯拉宾斯基

用腿或脚协助通过障碍。

“当查普曼到达掩体时,他杀死了两名武装人员并控制了掩体,”旁白在画外音中说。查普曼通过摧毁敌人的前线阵地,消除了对灰鲭鲨
30小组最接近的威胁。这段视频也证实了斯拉宾斯基的说法,他认为查普曼杀死了当时在掩体内的两名敌方战斗人员。唯一的区别是:查普曼可能是从近距离开枪打死了地堡里的两名基地组织武装分子,而不是斯拉宾斯基在声明中估计的“25码”。

Using legs or feet to assist crossing the structure.

图片 31

Hercules Hoist——海格力斯之臂

查普曼抵达一号掩体并向掩体内开火

图片 32

然后查普曼向大约30英尺远的基地组织的第二个掩体开火。“查普曼毫不犹豫,也不顾自己的安全,离开了掩护位置,与附近的敌军机枪交战,”旁白者说。当查普曼中士在向2号掩体开火时,一名敌方武装人员绕到了他的侧翼,这导致了非常近距离的战斗。查普曼杀死了敌军,但也在交火中受伤倒下。虽然无法确定他在录像中被击中的确切时间,但这一定是在他离开直升机不到两分钟内发生的。斯拉宾斯基说他在这一刻瞥了查普曼一眼,然后判断他还活着。

拉绳子将重物拉到最上方;

在执行任务的其他四名海豹突击队员中,有两名紧随斯拉宾斯基和查普曼之后。另外两个则朝相反的方向。录像显示,其中一名海豹队员和斯拉宾斯基一起站在一块大圆石上,用M60机枪扫射,然后被击中倒下,三名海豹队员在大圆石的底部挤了几秒钟来寻求掩护。到达山顶后不到三分钟,海豹队员就开始撤退。斯拉宾斯基说,这时他再看查普曼,才得出查普曼已经死了的结论。

Pull the rope to raise the weight until the knot or weight reaches the
top.

图片 33

慢慢放下重物,直到重物放到地面。不允许直接松掉绳子,让重物落下;

斯拉宾斯基看着查普曼的瞄准用激光随着呼吸起伏,判断他倒地的时候还活着

Lower the weight slowly and under control, without releasing the rope,
until weight reaches the ground. (no dropping the weight).

斯拉宾斯基拒绝为本文接受采访,他要求记者前往美国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公共事务办公室,但该办公室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在2016年,他告诉《纽约时报》,在发出撤离命令后,他在下山的过程中,爬过了倒在地上的查普曼,没有发现生命迹象。斯拉宾斯基说:“我已经百分之九十五确认他已经死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好吧,我们得撤离了。”

将脚放在栅栏低处或抵住栅栏来提供支撑;

然而,捕食者无人机的视频提供了当时关于斯拉宾斯基不间断的画面,但似乎并没有显示他在查普曼附近爬行。但视频确实显示了他和另外两名海豹队员在开始撤退时经过了尼尔·罗伯茨的尸体。“他们就在他身边,”这位熟悉录像的前战斗控制员说。因为海豹队员们从来没有提到过他们发现了罗伯茨,有人推测,斯拉宾斯基把只有几码远的罗伯茨的尸体和查普曼的尸体弄混了,“事实上,合理的解释是他检查过的尸体就是罗伯茨,”这位前战斗控制员说。“这恰好也是我的看法。”

Keep feet low on fence or against provided barrier!

海豹在山顶上停留的时间不到四分钟。当他们撤退时,查普曼的尸体一动不动地躺在第一个掩体里大约有12分钟。但随后的镜头捕捉到了那里的动静,自从海豹突击队逃跑后,还没有人接近过那个掩体。地堡里的人开始四处走动,并用他的武器开火,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我百分之110确定那就是查普曼,”迈克说。《新闻周刊》获得了一份2017年空军组织的视频分析报告,报告称,大约05:40到06:08之间,迈克在第一个掩体内数到了39个不同的枪口火焰,“这就是证据,你可以看到查普曼正在用M4射击,同时也可以看到有子弹向他射来,”他说。“我不知道他干掉了多少,但那是一场地狱般的战斗。”

精英组或竞争对手不允许互相帮助。

图片 34

Elite/Competitive racers are not allowed to help each other.

查普曼孤身一人与基地组织武装人员展开了近身格斗

**Men vs Women Difference?男女规则不同?**

迈克的分析指出,在地堡里的人几乎朝四面八方射击。他说,查普曼拼命地保护自己不被敌人包围。有两次,基地组织的士兵爬上了掩体,查普曼在近距离战斗中杀死了他们。这位前战斗控制员说,这场战斗的形式和山顶上的光照亮度使得两名敌方战斗人员不太可能错误地互相攻击。他补充说:“他们已经打成了一团,不会有敌我识别上的问题。”

男子重量 40公斤 女子重量 20公斤 绳子长18米粗25.4毫米

在查普曼杀死第二名基地组织士兵后不久,空军声称,当直升机载着游骑兵到达山顶的时候,他从隐蔽的位置离开,向第二个地堡的武装分子射击。这一行为导致了他的死亡,也是空军认为他应该获得荣誉勋章的核心原因。美国空军称,查普曼冒着巨大的风险,为前往山顶的直升机提供掩护火力。“查普曼知道他的行动会有什么后果,”空军旁白说。“他无私地在第二个掩体的敌机枪火力前运动,以打击对接近中直升机的威胁。”

Yes, different weights

这一决定本身就值得颁发一枚荣誉勋章。这位前战斗控制员说:“他爬出掩体时被击中六次,并在肉搏战中受到攻击,最后的两发子弹夺去了他的生命。”他的脚,腿,躯干都被击中了。我的意思是,这个人,我们不知道他怎么想,但他在痛苦和恐惧中做了这个决定,看到直升机来了,他义无反顾的离开了掩体….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勇敢的事情。

Unable to fully raise the weight.

图片 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