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安全承包商

话说在之前那篇恶搞文《出事的都是临时工》里面解释了“Contractor”的含义,其实对于这个Contractor,并非国内所有人都把他们称之为“承包商”,有些人是把他们叫做“雇佣兵”的

不废话直奔主题,什么是自购?为什么要自购?
军方配发的装备在无法满足个人需求的情况下,一部分人会选择自行购买更满足自己的工作需求装备来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美国军方

Hollenbaugh
在不同的位置穿梭开火,独自一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抵挡蜂拥而至的敌军……

图片 1

不废话直奔主题,什么是自购?为什么要自购?

图片 2

话说在之前那篇恶搞文《出事的都是临时工》里面解释了“Contractor”的含义,其实对于这个Contractor,并非国内所有人都把他们称之为“承包商”,有些人是把他们叫做“雇佣兵”的。但是,“雇佣兵”的英文为“Mercenary”,与“承包商”是不同的。

军方配发的装备在无法满足个人需求的情况下,一部分人会选择自行购买更满足自己的工作需求装备来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美国军方允许个人或团体在满足着装条例(Department
of the Army Pamphlet 670–1)的前提下自行采购装备。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Contractor之所以称之为Contractor,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是“承包安全保护项目的商人”,所以才使用了“承包商”这个具有商业味道的称谓。但是现代雇佣军也是非常具有商业味道的,那么,Contractor又算不算是Mercenary的一种商业化称呼呢?如果不是,那他们干的活儿跟Mercenary又有什么不同呢?我们先来看几则中铁十四局在阿富汗的新闻:

图片 3

采编、翻译:dieeasy

  • 2004年6月10日,恐怖分子对阿富汗北部省份昆都士中铁十四局援建工地发动袭击,造成11人死亡4人受伤;

  • 2004年9月4日,驻守中铁十四局碎石机的卫兵发现两名可疑分子向碎石机方向移动,卫兵发出警告,两名可疑分子开枪射击,双方交火7分钟,可疑分子逃往附近村庄;

  • 2006年4月1日,一伙武装分子趁夜色潜入中铁十四局在贾拉巴德公路修复项目的工地,被卫兵发现,双方交火,武装分子被击退;

  • 2006年12月2日,中铁十四局在阿富汗北部巴德吉斯省的工地夜遭不明身份武装分子袭击,在保安人员的及时还击下坚守到阿富汗警察救援,中方人员无一伤亡。

美国陆军步兵的装备采购情况分为这几种:

图片 4

其实在2004年的“6-10”事件后,中铁十四局已经决定像其他在高危地区工作的外国公司那样聘请武装护卫了,比如在2005年2月3日的一则新闻中提到,中铁十四局阿富汗项目部雇佣了美国USPI保安公司负责安全保卫工作。这个USPI公司类似于武侠小说里的“镖局”,而他们所雇佣的那些武装护卫人员,也就是承包了中铁十四局工地和工人安全的那些Contractor们相当于“镖师”。

⦁ PEO Soldier

(接上文:以寡敌众 —— 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图片 5


装备厂商通过竞标或其他手段赢得军方订单提供军版装备给军方,这一类基本上都是军方配发的,在市面上正常渠道是买不到的,也就是说如果步兵身上出现了这类军版的所谓“自购”装备,极大可能都是配发或是小规模集体采购的,因为美军有根据任务情况而换发装备的情况,再或者就是和大部分玩家一样从网上正好拍到一件,不过我认为可能性很小。(顺便一说,产品上有没有NSN不是鉴定该物品是不是配发的唯一标准)

看见手雷滚到了遮阳篷下后,已经受伤的 Boivin 跳下楼梯,撞到了 Zembiec
和他的无线电操作员。而在手雷爆炸前,Hollenbaugh
刚好有足够的时间蹲在楼梯间的墙壁后面避免炸伤。他注意到这次的手雷和前两次的手雷大概都是从同一个位置扔过来的。随后他从自己防弹衣上的弹药包中拿出一枚手榴弹,一边向屋顶那边走去一边拉开了插销。“大概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我就松开了手榴弹的握片,数一、二、三,然后把手雷扔下去来炸那个家伙。”他回忆道,“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手雷扔过来了,不过你也不知道。”之后他快速在屋顶上兜了一圈,从一个射击孔到另一个孔,用M4朝他看到的目标和疑似敌军出没的位置打了很多枪。之后他回去检查
Boivin 的状况,而后者正坐在楼梯口,用手扶着头,“Larry,你还好吧?”
Hollenbaugh 喊道。“是的,Don,我没事。” Boivin
轻声回答,但他的脸色很苍白。原来之前包扎好的绷带已经松动,导致他大量失血。Hollenbaugh
用新的Kerlix绷带盖住了伤口,这次他更加小心谨慎,将绷带绑得紧紧的,以至于
Boivin 担心它可能会压伤自己的头骨。

在阿富汗的USPI承包商,我始终还是找不到在中国工地上的USPI照片

⦁ 军方通过竞标或直接从市场上选择采购商版产品,比如Crye
Precision公司的一些产品,也就是说这一类产品任何人,通过正常渠道直接购买。而且在美国市场中很多厂商会给美军现役军人折扣优惠,甚至有政府财政补贴。这比普通老百姓买会便宜很多。

图片 6

在阿富汗的USPI承包商,我始终还是找不到在中国工地上的USPI照片

当然啦,为了满足一线士兵的需要,除了自购还有一种简单方便的办法,就是定制/自改。比如当年Tactical
Tailor提供修改
早期版OTV的解决方案(增加织带解决挂在能力少还有增加扣具解决穿脱方便这类小问题)
这可以说是一代经典造型了。

Boivin 下到二楼的一个露天庭院,跟陆战队员们一起继续作战。Hollenbaugh
则一个人待在屋顶上战斗,他从一个位置转移到另一个位置,在每个位置只停留一小会儿,打上几枪或者扔一枚手榴弹——而他总共带了16枚:12枚是普通的破片手雷,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从本质上说,这相当于一款手动投掷版本的“AT4温压弹”,其需要在密闭空间中才能取得最佳的杀伤效果。随着叛乱分子进入旁边房屋,Hollenbaugh
将他的温压手雷扔进了敌方的窗户中。“有一对儿”命中了目标,他说道。这位经验丰富的特战人员不停地躲避着手雷、火箭弹和子弹,他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叛军。当一辆悍马到来撤离伤员时,藏在南边一栋建筑里的叛乱份子从上层窗户中使用一挺隐蔽好的机枪朝医疗兵射击。由于在自己位置的南侧墙壁旁无法看到敌方的机枪,Hollenbaugh
通过敌军枪管喷出的可见烟气来判断出机枪手的位置。然后他按照自己计算出的角度朝胡同的墙壁上射击,让跳弹飞进敌方的窗户里。那挺机枪最后安静了下来。Hollenbaugh
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东北方向的一栋叛乱份子占据的房屋。“我将子弹‘送’入那个屋子中。”他说,“通过地板和墙壁让子弹反弹进去。”

而且,根据日内瓦公约对雇佣兵所作出的定义,一名战斗员必须全部满足以下所有六项条件,才能被视为雇佣兵:

图片 7

一个小时后,Hollenbaugh
只剩下最后一个弹匣和最后一具AT4温压弹发射器。他的耳朵在周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嗡嗡作响;他的喉咙和鼻腔中充满了火药烟雾、RPG促进剂和C4炸药的味道;他的靴子沾着同事的血迹在尘土飞扬的屋顶上穿行。对面的机枪再次开火。他拿起自己最后的AT4火箭筒,就在此时
Zembiec
出现在屋顶。“嘿,Don,是时候离开了。”陆战队上尉说到。“让我把这一发射出去。”三角洲队员回应道,扛起AT4。Zembiec
就跪在 Hollenbaugh
的后方,距离之近以至于进入了火箭筒的后焰区。Hollenbaugh
为了不伤及他,又往前移动了一点,然后发射。火箭弹飞入了机枪据点的窗口边缘并爆炸。“机枪被打哑火了。”
Hollenbaugh 后来说。他满足地跟着 Zembiec
走下楼梯。这时他才意识到其他人早已撤出。只有他一个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阻止了叛乱分子攻占南楼。“我从没去想自己是独自一人在战斗。”后来他在接受费耶特维尔观察报(The
Fayetteville Observer)采访时说到。“我很高兴当时有人统计了一下人数。”

  1. 在当地或外国特别征募以便在武装冲突中作战;

  2. 事实上直接参加敌对行动;

  3. 主要以获得私利的愿望为参加敌对行动的动机,并在事实上冲突一方允诺给予远超过对该方武装部队内具有类似等级和职责的战斗员所允诺或付给的物质报偿;

  4. 既不是冲突一方的国民,又不是冲突一方所控制的领土的居民;

  5. 不是冲突一方武装部队的人员;而且

  6. 不是非冲突一方的国家所派遣作为其武装部队人员执行官方职务的人。

Tactical Tailor 修改版 Point Blank产OTV

一名陆战队员,19岁的一等兵 Aaron Austin
在战斗中阵亡。鉴于三角洲特战队员的英勇表现,Hollenbaugh 和 Briggs
都获得了杰出服役十字勋章,Boivin 获得了银星勋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