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杰夫之战中的Black,猎人学校

前两天在战甲军品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叫《关于委内瑞拉“猎人学校”的不完全考证》,突然就勾起了尘封多年的回忆,特别是一段关于火力障碍的视频

EO的标志是“帕拉丁”——国际象棋里的“骑士”。如果我们在中文搜索引擎上查找EO的介绍的话,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一句话:“目前世

因为今年的一个造型是PMC,所以最近对PMC的资料进行了一些查阅。2004年4月4日,纳杰夫之战,8名承包

图片 1

EO的标志是“帕拉丁”——国际象棋里的“骑士”。

图片 2

前两天在战甲军品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叫《关于委内瑞拉“猎人学校”的不完全考证》,突然就勾起了尘封多年的回忆,特别是一段关于火力障碍的视频,思绪一下回到了当年,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图片 3

图片 4
因为今年的一个造型是PMC,所以最近对PMC的资料进行了一些查阅。2004年4月4日,纳杰夫之战,8名承包商将改写战斗人员关系准则,也是备受争议与联军部队并肩作战的一场战斗。但是由于各家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高上镜率,与后来桑切斯中将2008年出版的传记,使得纳杰夫之战显得扑朔迷离。由于男神Travis
Haley也参与其中,更是大大提升了这一战的知名度。

这篇文章主要就是介绍一下猎人学校,考据准确,翻译得当,咋一看,不禁让我怀疑这是某届学员写的。这也使我萌生了一个念头,就是将这个“不完全考证”补全。晚上洗澡的过程中,当年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不断的闪回,更加坚定了我这个想法,于是乎我坐在了电脑前,开始了这段文字。

如果我们在中文搜索引擎上查找EO的介绍的话,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一句话:“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雇佣兵公司EO”,就连百度百科都是这样开头的。但事实上EO公司在1999年1月1日就关门大吉了,该公司“目前”早已经不存在了。

在参见最近出版的,由黑水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所着《阴影中的军队》一书中,一章节对纳杰夫之战的详细的描述,和男神Travis
Haley040404十周年纪念视频后,来码字一篇关于纳杰夫之战详细的来龙去脉。

其实为什么叫“猎人学校”,最后的网站编辑注解说的很对,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第一批赴委参加训练的队员,也就是王和扈,他们参加的班就叫“CURSODECAZADORES”,翻译过来就是猎人班,时间不长,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三个月。其实委内瑞拉陆军(记住这仅仅是陆军,传说海军也有各种班,而且更加变态,更加没有人性)中还有很多这样的小班,比如“CURSODELINCE”、“CURSODEDIGRE”、“CURSODEPUMA”、“CURSODECELVA”(其实我亲眼见过的只有LINCE和CELVA,其他两个是我编的)等等,翻译过来大概就是什么豺狼虎豹班,大部分都是跟丛林作战有关系,都是短期培训,内容比较单一,参加的人也基本上都是以士官为主。

另一个关于EO的常见误解是其名称。很多中文媒体都说EO是“南非战略资源公司”,事实上,EO的全名为Executive
Outcomes,翻译过来就是“执行结果”。战略资源有限公司的原名为Strategic
Resource
Corporation,简称SRC。SRC其实是EO的母公司,EO是SRC的32个子公司之一,这些子公司的业务涵盖了采矿、空中运输租赁、安全保卫等等,这些子公司的注册地在不同的地方,有在南非,有在巴哈马群岛,也有在马恩岛。

图片 5

图片 6

EO的表面客户都是受国际承认的合法政府,最着名的客户是安哥拉和塞拉利昂,但其实EO真正的客户是那些采掘自然资源的跨国企业,比如戴比尔斯钻石联合企业、德士古石油、海湾-雪佛龙石油等等。

纳杰夫之所以被视为圣城是因为,穆罕穆德先知的堂弟及女婿阿里·本·阿比·塔利卜被深埋于此。穆罕穆德去世之后,在其后时间里,塔利卜开始崛起并且取代了哈里发,由此导致了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严重分裂。塔利卜被什叶派教徒奉为最尊敬的人。在纳杰夫,他的陵墓所在那座巨大金色圆顶清真寺,被什叶派教徒视为世上最高圣地。

丛林作战班在训练水上漂浮

以塞拉利昂为例,当时的临时政府根本没有钱雇用EO去对抗RUF的叛军,但有一家名叫支路能源的公司替塞拉利昂政府作信用担保,EO的工资实际上是由支路能源支付,而当EO每夺回一个钻石矿,支路能源都可获得其60%的开采权。

图片 7

“猎人学校”这个名称也延续到了我天朝BD,国内各个军兵种都相继开展过类似的培训,号称“猎人集训”,就是延续了委内瑞拉的模式,也多亏了前几批归国队员参加的是猎人班,如果参加的是我上面举例的那几个班,那岂不是国内要叫“猎物集训队”。开个玩笑,言归正传,让我们隆重介绍一下“EscueladeOperacionesEspecialesGeneraldeDivisiónAndrésRojas”,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至于创始人是什么安德烈斯·罗哈斯将军是何许人也,鄙人也实在搞不清楚。这个学校里我只见到承训过两个班,即“CURSOINTRENACIONLDEFUERZASESPECIALES”和“CURSODECARIBE”,分别直译为“国际特种兵班”和“加勒比班”(第二个我真心不想这么翻译,听起来实在像旅游团)。有说这两个是继承关系,其实也不一定,但“特种兵班”中委内瑞拉队员肯定是要经过一番初选,但这个初选好像不是“加勒比班”,只是他们中间大部分人参加过而已。

EO进入安哥拉比进入塞拉利要早,那是在1993年,接受安哥拉政府的雇用直接参与到对抗安盟部队的战斗中。讽刺的是,当年巴罗领导南非第32营的时候是帮助安盟对付MPLA政府,而当他创立了自己的事业后,却是协助当年的敌人攻打当年的盟友。最后,EO花了3年时间就做到了美国、古巴、前苏联和联合国前后一共用了二十几年都没有达成的目标——迫使安盟与安哥拉政府和谈。EO在安哥拉的真正雇主是石油公司和钻石公司,例如拿大的传统油气公司,和支路能源公司。

20世纪90年代后期什叶派最具影响力的宗教领袖之一:穆罕穆德·萨迪克·萨德尔。在他强烈公开批评过萨达姆后,在1999年2月19日,被伊拉克秘密警察枪杀在库法圣城,他的两个儿子也被枪杀。
他排行第三的儿子:25岁的穆克塔达·萨德尔,开始带领父亲的运动,成为领导人。2003年夏天他建立一支民兵武装,全部黑衣,自称是什叶派救世主迈赫迪伊马的军队,也是迈赫迪军的由来。迈赫迪军受到了以什叶派教徒占大多数人口的伊朗援助,获得了武器和军事训练。

图片 8

联合国一直要求塞拉利昂政府解除其与EO的合同。在1997年塞拉利昂政府与RUF签订的和平协议条款中就包括了让EO及其他的所有外国军队撤走。讽刺的是,当EO撤走后,RUF很快又打了回来。对于电影《血钻》里的那群南非雇佣军,有人说就是影射EO。事实上这部电影里的时间背景是在1999年,当时RUF已经攻到了塞拉利昂首都的郊区,且不说EO早已经撤出塞拉利昂,而且在那一年的年初就已经结业,怎么可能还在塞拉利昂活动呢?不过电影的影响确实大,以至于戴比尔斯要花600万英镑拍广告来对抗,许多钻石商都到处宣传他们的钻石来源并不是非洲战乱国家。

由于不断壮大的迈赫迪军开设了一个名为《阿尔
哈尔瓦扎周报》的报纸,发布各种煽动和诋毁美军的言论,并且侮辱在黑水桥中牺牲的4名黑水承包商被布雷默大使关闭。后逮捕了萨德尔的高级助手:阿尔·雅各比。此举激怒了萨德尔,他开始鼓动自己的手下去占领什叶派教徒的圣地纳杰夫,得手后他就可以要求释放雅各比。

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加勒比班里有女队员,而特种兵班多年来只听说有过一个,在潜水的时候退出了,这也很正常,不是瞧不起女性,但潜水确实痛苦。

EO的创始人伊宾·巴罗曾经是南非第32营空中侦察队的第二把手(32营是一个步兵营,下辖了一个空中侦察分队,估计是个连级单位,具体人数也就一个加强班到一个排的规模),退役后又成了国民合作局的职员,国民合作局是专门与非国大作对的种族压迫机构,主要活动有情报工作和暗杀行动等。当南非在1989年取消种族隔离政策后,非国大领袖纳尔逊·曼德拉解散了执行种族压迫任务的单位。由于面临失业,巴罗便干脆跳出来创业,组建了EO公司,职员都是过去的战友和同事。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纳杰夫城里当时并没美军的作战部队,只有少数通信技术人员。治安由西班牙部队负责,并且指挥少量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多米尼加的少量部队。

加勒比训练课程中的女队员正在等待着过障碍

有些资料里说EO是现代PMC的始祖,巴罗的书里也是大言不惭地说他开创了现代PMC的先河。但事实上EO成立于1989年,而MPRI却是在1987年成立,装甲集团的前身防卫系统有限公司在1981年就开始运作,DSL和EO一样在安哥拉很活跃。德阳集团历史更久,其前身在1946年就已经成立,虽然当时成立的航空服务公司只是承包美军的作战飞机维护,但这也好歹是正儿八经的“军事承包业务”啊。

但是驻纳杰夫临时管理当局指挥最高官员,来自国务院的:菲利普·寇斯内特,却受到8名黑水承包商的保护。
4月4日早,大量的什叶派教徒涌进城区。驻扎城外的1300人的西班牙部队根本不想阻止他们,因为新任西班牙首相:萨帕罗特,要从伊拉克撤军。西班牙士兵还有几周就可以回家,他们可不想挨子弹,所以城外的西班牙部队成了虚设。
萨德尔的手下先是在城区示威,后变成暴动,很快警察局医院学校全被占领。
作为寇斯内特的安保团队,黑水雇员建议他撤离,但是他却选择了坚守阵地,不向暴动分子低头。

特种兵班总时间大概6个月,但具体什么时候开课,就很没谱,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更改时间,这跟委内瑞拉这个国家人办事的风格有关系。但总的来说还是每年都会举办下去。至于为什么加了国际两个字,其实也就是每年有几个南美估计你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小国家派几个人过来,当然了,还有亚洲某天朝上国。

EO总是能以少胜多,而且伤亡甚少,与之相比,被他们打死的敌人数字则高得简直不成比例。这一方面是因为EO的士兵装备精良,他们有武装直升机、装甲车和榴弹炮,还有燃料空气炸弹这样的大杀器,而他们的敌人多数只有轻武器,重型装备不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EO的士兵是来自南非和其他国家的退伍军人,本身训练有素,军事素质高,而他们的对手如RUF,大多没有足够的训练,就如电影《血钻》里的情节差不多,抓回来的壮丁里就有不少小孩子,发一支生锈的AK和一堆子弹,刚学会打枪就派上前线,用来对付老百姓或是水平同样差不多的塞拉利昂政府军还行,但对付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雇佣军就差太远了。有一次在科诺省的一个矿场上,只有60多名EO士兵就顶住了上千名RUF持续一周的进攻,此期间EO的士兵始终坚守一条原则:从不进入没有直升机火力支援的作战区域。下面都是EO在安哥拉或塞拉利昂时的照片,可以看到他们有许多米里直升机。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图片 17图片 18图片 19

当天11点25分左右,暴动分子开始开枪,并且向临时管理当局涌来,要求释放雅各比。当时他们还正在吃午饭,黑水安保团立即反应,带上了两个国民警卫队711通信营二连的人,几个萨尔瓦多士兵,还有临时管理当局人员一起寻找阵地坚守。其中一名通信军士名叫:迈克尔·阿奎维瓦。还有一小队架设了通信网络的海军战队队员,其中一名叫:郎尼·杨。

这哥们儿是个墨西哥人,战斗素养超强

EO能吸引来许多经验丰富的外国退伍军人,一方面是因为工资高,而退伍军人找份好工作也不容易——尤其是特种部队出来的,他们除了打仗,并无其他能赚大钱的一技之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好的福利待遇。包括《世界军事》在内的一些文章里提到EO的“全药品保障”,其实就是战斗期间出现“工伤死亡事故”的话,药品、医疗都是免费,挂掉了也有保险公司赔钱。到了现在,如果有哪家PMC/PSC敢不给下面的“临时工”买保险的话,估计也没人愿意跟他们签合同。

在他们冲到临时管理当局时,发现杨早已在楼梯间。他们迅速在楼顶架设防御阵地,手中的武器只有M4和阿奎维瓦与杨的两把M249。在安全压制的距离下,M4射程远远不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