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与游骑兵这两支精英部队的区别,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A Navy SEAL and an Army Ranger explai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elite tiers海豹与游骑兵成员讲解这两支精英部队的区别 SOFREPJack Murphy
and Brandon Webb, SOF

Hollenbaugh
在不同的位置穿梭开火,独自一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抵挡蜂拥而至的敌军……

EO的标志是“帕拉丁”——国际象棋里的“骑士”。如果我们在中文搜索引擎上查找EO的介绍的话,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一句话:“目前世

图片 1

图片 2

EO的标志是“帕拉丁”——国际象棋里的“骑士”。

网上不缺乏键盘特种兵们像大猩猩一样亢奋地猛敲键盘来强有力地支持一个又一个关于特种作战单位的不正确的观点。所有的海豹都是Tier
One对不?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图片 3

游骑兵为三角洲做外围警戒,对吧?是时候扔掉那些看得都花掉的“黑鹰坠落”DVD光盘了,英雄。

采编、翻译:dieeasy

如果我们在中文搜索引擎上查找EO的介绍的话,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一句话:“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雇佣兵公司EO”,就连百度百科都是这样开头的。但事实上EO公司在1999年1月1日就关门大吉了,该公司“目前”早已经不存在了。

自从键盘傻逼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来劲,两个在Sofrep的人决定合作写下一篇具有决定意义的关于海豹与游骑兵区别的文章。这篇文章由曾服役于海豹三队的Brandon
Webb和曾服役于游骑兵第三营的Jack Murphy共同写下。

图片 4

另一个关于EO的常见误解是其名称。很多中文媒体都说EO是“南非战略资源公司”,事实上,EO的全名为Executive
Outcomes,翻译过来就是“执行结果”。战略资源有限公司的原名为Strategic
Resource
Corporation,简称SRC。SRC其实是EO的母公司,EO是SRC的32个子公司之一,这些子公司的业务涵盖了采矿、空中运输租赁、安全保卫等等,这些子公司的注册地在不同的地方,有在南非,有在巴哈马群岛,也有在马恩岛。

海陆空,我经常惊讶于到底有多少人迷失于这个缩写。他们想到的是水域、海军,以及海洋哺乳动物。

(接上文:以寡敌众 —— 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EO的表面客户都是受国际承认的合法政府,最着名的客户是安哥拉和塞拉利昂,但其实EO真正的客户是那些采掘自然资源的跨国企业,比如戴比尔斯钻石联合企业、德士古石油、海湾-雪佛龙石油等等。

历史

看见手雷滚到了遮阳篷下后,已经受伤的 Boivin 跳下楼梯,撞到了 Zembiec
和他的无线电操作员。而在手雷爆炸前,Hollenbaugh
刚好有足够的时间蹲在楼梯间的墙壁后面避免炸伤。他注意到这次的手雷和前两次的手雷大概都是从同一个位置扔过来的。随后他从自己防弹衣上的弹药包中拿出一枚手榴弹,一边向屋顶那边走去一边拉开了插销。“大概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我就松开了手榴弹的握片,数一、二、三,然后把手雷扔下去来炸那个家伙。”他回忆道,“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手雷扔过来了,不过你也不知道。”之后他快速在屋顶上兜了一圈,从一个射击孔到另一个孔,用M4朝他看到的目标和疑似敌军出没的位置打了很多枪。之后他回去检查
Boivin 的状况,而后者正坐在楼梯口,用手扶着头,“Larry,你还好吧?”
Hollenbaugh 喊道。“是的,Don,我没事。” Boivin
轻声回答,但他的脸色很苍白。原来之前包扎好的绷带已经松动,导致他大量失血。Hollenbaugh
用新的Kerlix绷带盖住了伤口,这次他更加小心谨慎,将绷带绑得紧紧的,以至于
Boivin 担心它可能会压伤自己的头骨。

以塞拉利昂为例,当时的临时政府根本没有钱雇用EO去对抗RUF的叛军,但有一家名叫支路能源的公司替塞拉利昂政府作信用担保,EO的工资实际上是由支路能源支付,而当EO每夺回一个钻石矿,支路能源都可获得其60%的开采权。

现代海豹突击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以及二战时期。他们开始于海军建造及爆破单位,但考夫曼德雷珀给他们带来了转变,组建了水下爆破大队。肯尼迪正式欢迎第一个海豹突击队:海豹一队和二队于20世纪60年代建立。美军渴望一支海事特种作战力量;而海豹则是答案。来自于海洋但却同时也能征战于陆地或海洋。

图片 5

EO进入安哥拉比进入塞拉利要早,那是在1993年,接受安哥拉政府的雇用直接参与到对抗安盟部队的战斗中。讽刺的是,当年巴罗领导南非第32营的时候是帮助安盟对付MPLA政府,而当他创立了自己的事业后,却是协助当年的敌人攻打当年的盟友。最后,EO花了3年时间就做到了美国、古巴、前苏联和联合国前后一共用了二十几年都没有达成的目标——迫使安盟与安哥拉政府和谈。EO在安哥拉的真正雇主是石油公司和钻石公司,例如拿大的传统油气公司,和支路能源公司。

图片 6

Boivin 下到二楼的一个露天庭院,跟陆战队员们一起继续作战。Hollenbaugh
则一个人待在屋顶上战斗,他从一个位置转移到另一个位置,在每个位置只停留一小会儿,打上几枪或者扔一枚手榴弹——而他总共带了16枚:12枚是普通的破片手雷,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从本质上说,这相当于一款手动投掷版本的“AT4温压弹”,其需要在密闭空间中才能取得最佳的杀伤效果。随着叛乱分子进入旁边房屋,Hollenbaugh
将他的温压手雷扔进了敌方的窗户中。“有一对儿”命中了目标,他说道。这位经验丰富的特战人员不停地躲避着手雷、火箭弹和子弹,他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叛军。当一辆悍马到来撤离伤员时,藏在南边一栋建筑里的叛乱份子从上层窗户中使用一挺隐蔽好的机枪朝医疗兵射击。由于在自己位置的南侧墙壁旁无法看到敌方的机枪,Hollenbaugh
通过敌军枪管喷出的可见烟气来判断出机枪手的位置。然后他按照自己计算出的角度朝胡同的墙壁上射击,让跳弹飞进敌方的窗户里。那挺机枪最后安静了下来。Hollenbaugh
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东北方向的一栋叛乱份子占据的房屋。“我将子弹‘送’入那个屋子中。”他说,“通过地板和墙壁让子弹反弹进去。”

联合国一直要求塞拉利昂政府解除其与EO的合同。在1997年塞拉利昂政府与RUF签订的和平协议条款中就包括了让EO及其他的所有外国军队撤走。讽刺的是,当EO撤走后,RUF很快又打了回来。对于电影《血钻》里的那群南非雇佣军,有人说就是影射EO。事实上这部电影里的时间背景是在1999年,当时RUF已经攻到了塞拉利昂首都的郊区,且不说EO早已经撤出塞拉利昂,而且在那一年的年初就已经结业,怎么可能还在塞拉利昂活动呢?不过电影的影响确实大,以至于戴比尔斯要花600万英镑拍广告来对抗,许多钻石商都到处宣传他们的钻石来源并不是非洲战乱国家。

对于UDT们来说,进入战斗区域的行动通常能发现他们的两个排——大致30人左右在一艘特种两栖人员驱逐舰上进行为期六至八周的前进部署。APD上搭载的UDT排通常着手从事于10和20个之间的爆破或是滩头侦查任务;决定于天气和敌方的行动。同时,独立的UDT人员通常与其他军事人员或是CIA单位一起离开执行一些临时性的机动任务。通常是作为顾问或者是训练任务。这里头包含了最接近于北韩海岸线的小岛上前进基地里的小组,他们在那里保持警戒,与UN的逃生与撤离组织协助救助被击落的飞行员。

一个小时后,Hollenbaugh
只剩下最后一个弹匣和最后一具AT4温压弹发射器。他的耳朵在周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嗡嗡作响;他的喉咙和鼻腔中充满了火药烟雾、RPG促进剂和C4炸药的味道;他的靴子沾着同事的血迹在尘土飞扬的屋顶上穿行。对面的机枪再次开火。他拿起自己最后的AT4火箭筒,就在此时
Zembiec
出现在屋顶。“嘿,Don,是时候离开了。”陆战队上尉说到。“让我把这一发射出去。”三角洲队员回应道,扛起AT4。Zembiec
就跪在 Hollenbaugh
的后方,距离之近以至于进入了火箭筒的后焰区。Hollenbaugh
为了不伤及他,又往前移动了一点,然后发射。火箭弹飞入了机枪据点的窗口边缘并爆炸。“机枪被打哑火了。”
Hollenbaugh 后来说。他满足地跟着 Zembiec
走下楼梯。这时他才意识到其他人早已撤出。只有他一个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阻止了叛乱分子攻占南楼。“我从没去想自己是独自一人在战斗。”后来他在接受费耶特维尔观察报(The
Fayetteville Observer)采访时说到。“我很高兴当时有人统计了一下人数。”

EO的创始人伊宾·巴罗曾经是南非第32营空中侦察队的第二把手(32营是一个步兵营,下辖了一个空中侦察分队,估计是个连级单位,具体人数也就一个加强班到一个排的规模),退役后又成了国民合作局的职员,国民合作局是专门与非国大作对的种族压迫机构,主要活动有情报工作和暗杀行动等。当南非在1989年取消种族隔离政策后,非国大领袖纳尔逊·曼德拉解散了执行种族压迫任务的单位。由于面临失业,巴罗便干脆跳出来创业,组建了EO公司,职员都是过去的战友和同事。

UDT历史曾用过的武器和爆炸物

一名陆战队员,19岁的一等兵 Aaron Austin
在战斗中阵亡。鉴于三角洲特战队员的英勇表现,Hollenbaugh 和 Briggs
都获得了杰出服役十字勋章,Boivin 获得了银星勋章。

图片 7

UDT人员深入敌后时携带的个人武器通常限定为冲锋枪、手枪,以及被描述为在多数突袭任务中用于近距离战斗的多用途刀具。但据可信的推测,虽然不为人们所熟知,武器的消音器也已经在使用之列。这帮子人在干活时运用过各种各样的爆炸物,但内含二十磅C3塑胶炸药的标准Mark-135炸药包则居于首位。

【Donald R. Hollenbaugh】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有些资料里说EO是现代PMC的始祖,巴罗的书里也是大言不惭地说他开创了现代PMC的先河。但事实上EO成立于1989年,而MPRI却是在1987年成立,装甲集团的前身防卫系统有限公司在1981年就开始运作,DSL和EO一样在安哥拉很活跃。德阳集团历史更久,其前身在1946年就已经成立,虽然当时成立的航空服务公司只是承包美军的作战飞机维护,但这也好歹是正儿八经的“军事承包业务”啊。

现代海豹的任务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EO总是能以少胜多,而且伤亡甚少,与之相比,被他们打死的敌人数字则高得简直不成比例。这一方面是因为EO的士兵装备精良,他们有武装直升机、装甲车和榴弹炮,还有燃料空气炸弹这样的大杀器,而他们的敌人多数只有轻武器,重型装备不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EO的士兵是来自南非和其他国家的退伍军人,本身训练有素,军事素质高,而他们的对手如RUF,大多没有足够的训练,就如电影《血钻》里的情节差不多,抓回来的壮丁里就有不少小孩子,发一支生锈的AK和一堆子弹,刚学会打枪就派上前线,用来对付老百姓或是水平同样差不多的塞拉利昂政府军还行,但对付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雇佣军就差太远了。有一次在科诺省的一个矿场上,只有60多名EO士兵就顶住了上千名RUF持续一周的进攻,此期间EO的士兵始终坚守一条原则:从不进入没有直升机火力支援的作战区域。下面都是EO在安哥拉或塞拉利昂时的照片,可以看到他们有许多米里直升机。

图片 8

【Lawrence Theodore Boivin】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Silver Star

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

演演练中的海豹突击队员朝着目标移动

==========================================================================

EO能吸引来许多经验丰富的外国退伍军人,一方面是因为工资高,而退伍军人找份好工作也不容易——尤其是特种部队出来的,他们除了打仗,并无其他能赚大钱的一技之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好的福利待遇。包括《世界军事》在内的一些文章里提到EO的“全药品保障”,其实就是战斗期间出现“工伤死亡事故”的话,药品、医疗都是免费,挂掉了也有保险公司赔钱。到了现在,如果有哪家PMC/PSC敢不给下面的“临时工”买保险的话,估计也没人愿意跟他们签合同。

海豹突击队和NSWCC是海军特种作战社区的左膀右臂,由美国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领导。NSW将这两者作为海军的特种作战力量来使用,同时也是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组成部分。他们的角色包括:

相关阅读:

Chris Martin 的 《Modern American Snipers: From The Legend to The
Reaper—on the Battlefield with Special Operations
Snipers》对这次战斗有更为详细的记述,以下贴出中译版的片段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虽然此书的翻译错误令人发指(比如把手榴弹翻译成“火箭弹”,一些战斗细节也完全翻译错了),但这一段的描述的确更加详尽地展现了三角洲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官兵面对数量占绝对优势敌军的英勇战斗,不论是三角洲军医
Dan Briggs 为了救治伤员奋不顾身地冒着敌军火力穿梭,还是破门手 Boivin
在头部受伤严重失血的情况下依然英勇战斗,亦或是海军陆战队员们负伤作战、让队友先接受救治等等,都令人印象深刻。

而其中表现最为出色的无疑是三角洲特种部队的 Don
Hollenbaugh,作为火线上唯一的
Operator【三角洲的Operator专指通过了完整OTC行动人员课程的战士,一般在军刀中队服役,担任攻击手或者狙击手,负责主要的军事作战行动,之前的三名A中队狙击手也是Operator,不过他们转移到远处的狙击位置负责火力支援了;而
Briggs属于三角洲的技术支援中队,不属于Operator,当然即使是支援中队,也要接受严酷的特种作战训练,只不过更侧重专业技术】,
Hollenbaugh
体现了一名特种部队老兵所能爆发的强大战斗能力。他独自一个人穿梭在不同的射击位置开火,给敌军造成了多名防御者的错觉;利用跳弹射击无法直接瞄准的敌人;使用轻武器、手榴弹、火箭筒等手边的一切武器向敌人还击,自己一个人承担起了掩护其他人撤离的任务,有效阻滞了敌军的同时还能让自己全身而退,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他因此能获得优秀服役十字勋章,这是仅次于荣誉勋章的陆军重量级嘉奖)

图片 21右数第二位即为
Don Hollenbaugh

==========================================================================

因为本次行动而获得勋章的除了文中提到的三位三角洲队员外,还有参战的陆战队员们:唯一阵亡人员
Aaron Austin 被追授银星勋章,Perez Gomez 和Thomas Adametz
同样获得银星勋章,还有不少官兵获得了铜星勋章。

图片 22

Douglas Zembiec

Douglas Zembiec 一战成名,被称为“the Lion of
Fallujah”,最终以少校军衔退役。之后加入CIA
SAD部门,于2007年在行动中牺牲,并被追授银星勋章。

图片 23

Lawrence Boivin

Lawrence Boivin
服役24年后从三角洲部队退役。于2012年不幸死于车祸,就在被撞的一刹那之前,他将身边的妻子推到了安全地带。

图片 24

Donald Hollenbaugh

Donald Hollenbaugh 服役20年后,于2005年退役。

图片 25

Daniel Briggs

Daniel Briggs
在后来的行动中左臂被炸伤,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值得一提的是退役后的 Briggs
最近受曾经的战友 Tyler Grey 之邀,参与了美剧《Seal
Team》的拍摄。他的INS账号:

图片 26

Grey和《Seal Team》导演之一 Melanie Mayron

图片 27

图片 28

《ST》演员A.J. Buckley,Briggs和另一名退役三角洲Dave Nielsen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Seal Team》S01E03

图片 34

《Seal Team》S01E12

参加EO的外国人里,至少可能有过两个中国人吧,其中一个是在法国外籍军团退役。EO解散后又加入MPRI,现已殉职。有些军事论坛上的人可能听说过或认识此人,他的假名叫“李普”。

监视及侦察行动,以报告敌军活动情报以提供对于当前军事行动局势的更好理解。这些任务可包含夜间偷渡上岸,追踪敌军单位,监测军事及民事活动,以及在登陆行动之前搜集海岸及水文情报等。直接行动——利用战术手段对敌方目标发动攻击,比如突袭、伏击和强攻等。

虽然EO的大本营一直都在南非,但从1993年开始,EO总公司的业务就搬到了英国,这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伦敦是国际武器交易中心和防务交易中心;第二,这有助于摆脱南非的非国大政府对他们业务的干预。

对外军事援助——训练及协助国外同类机构以提高他们应对威胁的能力。VBSS
(Visit, Board, Search, and Seize)——高海况下夜间登陆海上威胁船只。

南非政府一直看EO不顺眼,这是因为EO的雇员很多是以前跟非国大作对的,当南非在1998年签署加入了反雇佣兵的国际法后,便强令EO结束其业务。EO关闭后,许多前EO的高级职员在南非或其他国家建立了许多类似的企业,有私营军事公司,也有保安公司。

图片 35

图片 36

海豹突击队员从一架直升机上降下

伊宾巴罗亲自在1997年的阿布扎比防务展上摆设摊位,派发宣传资料

战斗蛙人——正如它字面所反映的意思一样。1989年入侵巴拿马的时候诺列加

EO很喜欢搞宣传,他们不仅会在一此国际军事展上摆设摊位,派发宣传小册子。十几年前我在CBS的“60分钟”时事节目中看到过对EO的采访,其中就提到EO还制作了一首宣传MTV。最近终于我在YOUTUBE上找到这首MTV的完整视频,歌名为《AND
THEY CALL YOU DOG OF WAR》,歌手是南非人Lourens
Fourie,歌曲内容围绕着安哥拉内战,在这首MTV里EO被塑造成和平的缔造者,而不是战争的掮客。由于YOUTUBE现在国内还无法直接访问,所以我把该MTV上传到Ku6。

将军的船可不是自己把它自己炸上天的;那是来自海豹二队的战斗蛙人的杰作。SDV小队还做了不少其他事情,但你要想知道的话就得加入进来。第一级反恐特种部队——这是Devgru的势力范围。不得不承认的是,陆军三角洲对于他们工作范畴依旧保持沉默。从文化角度来说,三角洲在保持掩盖他们的任务在秘密中这个方面做得更好。几个Devgru的前成员很显然已经违反了他们的公开协议。这在社区里引起了内部的争端。

有关EO的网上资料还是比较零碎,在维基上的资料也是不完整的。我寻找和翻译了许多有关EO的英文资料,尝试还原较清晰的EO历史,不过发现有些内容还是不清楚,而且有些资料之间甚至是互相矛盾的。特别是与EO有关的采矿或石油企业,与EO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企业太多,有些是同时与EO做生意,有些则是前后替代的关系,有些甚至EO也有其股份,这些公司之间的关系也纠缠不清。比如在塞拉利昂,虽然支路能源替塞拉利昂政府担保EO的工资,但钱是先通过一家叫卡森黄金的公司进行转移,最后由另一家名叫金刚石制造公司的控股公司交到EO的士兵手上。而在安哥拉,最初EO是为传统油气公司夺回被安盟攻占的油田地区,因为安哥拉同样出产钻石,所以后来戴比尔斯也加入其中。也就是说,在安哥拉的项目中,至少有一家石油公司和一家钻石公司替安哥拉政府付款。

现代海豹突击队的文化

伊宾·巴罗最近写了一本书,书名为《Executive Outcomes: Against All
Odds》,如果有这本书,也许会解决我的许多疑问。但在国内找不到这本书,如果要在国内通过阿玛逊购买其费用也太高,只好作罢。

图片 37

图片 38伊宾·巴罗所写的书

科罗拉多海岸上地狱周中的一队海豹选拔生。

EO大概在1994年左右设立了官方网站,但由于可以预见的原因,该网站在1998年就已经关闭了。有趣的是,有人保留了这个网站的镜像。不过不要指望能从这镜像上找到什么资料,因为这只是个用于介绍业务类型的宣传网站。地址在:

其他特种单位分支,例如陆军、海军陆战队以及空军等的单位文化具有如此大的差异。只有海豹的新晋候选者在一通过新兵训练营后立即沉浸于小单位战术学习中,而这是一件好事。

在不确定的战争时间中,会有一个特殊品种的战士始终准备好来回应国家的呼唤:一个具有不普通的对于成功的渴望的普通人。由逆境锻造,与美国最好的特种作战力量一起为国家、美国人民以及保护他们的生活方式而服务。我是其中之一。

海豹突击队的精神

我的三叉戟标志是荣誉与传承的标志。由牺牲的前辈英雄们授予给我,它象征着那些我宣誓要保护的人的信任。戴上这个标志,我将接受我所选择的职业所带来的责任和生活方式。这是我必须每天努力去赢得的特殊荣耀。我对队伍和国家的忠诚无可非议。我作为守护者谦卑地服务于我的美国人民,始终准备好去保护那些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美国人。我不宣扬我的工作,不寻求褒奖我的职业。我志愿接受我的职业所带来的固有的风险,将他人的福祉和安全摆在自己之前。在战场我为了荣誉而战。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控制我感情与行动的能力,将我与其他人区分开。永不妥协的正直是我的准则。我的角色与荣耀永不动摇。我的誓言就是我的保证。

我们渴望领导与被领导。在没有命令的时候我将负责,带领我的队友们并完成任务。在任何的状况下我都被榜样们所引导。我永不放弃。在逆境中我坚韧不拔并迎难而上。我的国家希望我比我的敌人拥有更强壮的体格和更强大的精神。无论被打倒多少次,我都会重新站起来。我将会利用每一盎司残存的体力去保护我的队友并完成我的任务。我的战斗永不停歇。

我们需要规则,我们也渴望创新。队友的生存与任务的成功需要我——我的专业技能,娴熟战术,以及对细节的专注。我的训练永不结束。练为战,战为胜。为了达成任务和我的祖国制定的目标,我准备好随时行动,以十足的战斗力去承担。在需要时我将会在我所捍卫的准则的引导下以暴力来迅猛地履行我的职责。我一定会支撑起由勇敢者通过战斗和牺牲来建立的令人骄傲的传承与令人生畏的名声。我的队友们的传奇支撑着我的决心,是对我所有行为的无声的引导。我永不言败。

海豹的上升渠道

在签下成为SEAL的契约后,初选者们将来到新兵训练营。然后他们将会开始着名的BUD/S训练——持续数月的痛苦与折磨。如果有哪一个初选者不幸通过了BUD/S,则将开始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海豹资格训练。有些人会由于
糟糕的战术表现而通不过SQT。那些成功拿到他们的海豹三叉戟标志的将会被指派到他们的海豹队伍中去。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躺在荣誉簿上睡大觉。我在215级BUD/S的游泳同伴在他所在的第一个排里被打包扔回了原来所在的舰队里去。在队伍中的每一天你都必须竭尽全力去赢得你的海豹三叉戟。

在海军特种作战人员成为一个官方的正式海军职位名称之前,我们有一长串的职位名称来赋予已经应征为海豹的人员。我一开始在海军是一名直升机SAR潜水员和声呐操作员,然后才来到215级BUD/S。

对于潜在的海豹报考者,一个核心事实是:如果你想要行动,真正地去行动起来,然后才能应募而入。军官们通常不会从学校里或者是一直处于同一个操作岗位获得同样的经验的候选者中做出选择(狙击手,赛车驾驶,飞行,毒刺导弹射手,等等等等)。

图片 39

BUD/S能将人所有的精力都榨干

BUD/S

第一阶段:基础身体训练阶段将持续7周,在体力训练中持续发掘该级成员的水下能力,精神强韧程度,同时持续建立团队合作。每一周,该班级被要求去做比上一周更多的跑步,游泳,以及徒手体操,每个人的表现将会由一个计时的4英里跑来衡量,一个计时越障碍训练场,以及一个计时的两公里游泳。由于它的特殊挑战性需求,很多参选者在第一阶段期间会质疑他们来到BUD/S的决定,大多数人一经要求就会放弃。

第二阶段:战斗潜水阶段持续7周。这个阶段教授海豹独有的水下技巧。在这个阶段期间,参选者将成为初级战斗蛙人并学习开式和闭式循环潜水。能成功通过第二阶段的参选者体现出了高水平的水下适应能力,并在充满压力和极其不适的环境下表现出色。在水下无法完全适应的参选者通常需要竭尽全力才能通过。

第三阶段:这个阶段有7周长,包含了基础武器、爆破、地面导航、巡逻、索降、精确射击以及小队战术等训练。下半部分的训练转移到距离科罗纳多岛60英里的圣克利门蒂岛上进行。在岛上本级的参选者将会练习他们在前三个阶段所学习到的技巧。能够成功来到第三阶段的人已经展示出足以让他们成为海豹突击队员的非凡的信仰。他们从BUD/S毕业后即成为特战队员,但距离能戴上海豹三叉戟并成为真正的海豹突击队员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SEAL Qualification Training

图片 40

水下训练中的海豹突击队员。

SQT是设计用于证明参选者拥有核心战术技能,他们将要加入一个海豹排。在毕业之前,参选者将致力于求生、撤离、抵抗,以及逃脱训练。这些中级技能课程让参选者们为他们成为海豹突击队的一员而将要进行的进阶高级训练做好准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